盲人体验活动大班教育笔记


 发布时间:2020-10-30 14:41:58

基于学校2008年就开办聋哑学前班取得良好效果,学校在省教育局的支持下,特开盲人学前教育班。作为学校首届盲部学前班,今年共招6—12岁的学生7人,共有7位老师上课,教学内容有语言、生活自理与定向行走等,每周共28节课时。“孩子自从上学前班后,变化很大。最直接的就是爱说话。”在盲部

李金生像个美食家,一一述说着他对盲人高考这只“大螃蟹”的味觉体验改进计划。同日,有严重听力障碍的80后的小伙子蔡宝承也围绕希望高考允许戴助听器等问题提出了申请,希望教育部门公开近期在残障人平等参加高考方面做过的具体工作以及后续的工作计划。“说不出来,不代表我们就要永远沉默!我看到今年盲人李大哥都能高考了,我想知道高考不让戴助听器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所以我要问问教育部,请他们公开这个信息。”小蔡说,有位听力障碍朋友今年参加高考时,被监考老师告知“不能携带助听器,否则按作弊处理”,是很残酷的事。

蔡宝承认为,高考考试前后会有铃声,期间监考老师会讲下考试纪律,注意事项和提醒时间,如果考试期间不允许戴助听器,那对听障考生很不公平。况且平时带助听器,已经习惯处于有声世界,在这个时候突然进入无声世界,那种焦躁、恐惧、不安,严重影响考生心态,可能导致高考发挥失常。因为脑瘫导致肢体障碍的90后段诗闻,写字、说话十分困难,高考时,因为时间不够用,眼睁睁看着印满自己会做题目的试卷被监考老师收走,留下无限不甘与无奈。

李金生在信中回顾了自己高考梦想成真的曲折历程,字里行间充满对生活的乐观追求和对梦想的坚持不懈。他说:“由于盲文水平所限,我在考场上的表现令很多关注盲人高考事件的朋友感到遗憾和失望。我也注意到,在高考结束后,网络上的评论五花八门,而教育部门和很多媒体都给出了积极正面的报道和回应。我很感谢你们的理性与客观,你们的做法为社会汇聚了正能量,同时也印证着我的设想——国家不会因为一个盲人没有考上大学就关闭盲人高考的大门,反而会不断完善政策,为今后的盲人考生提供更加人性化的服务。

以他这个思路开发的汉字-拼音-盲文三重对照翻译软件目前已经在研制当中。联大特教学院钟经华教授告诉记者,尽管如此,盲人想上大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首先,全国开设有高中部的盲校目前只有青岛、上海等寥寥数家,连历史悠久的北京盲校都没有高中部,其原因就是多年来盲人无条件参加高考。其次,钟经华教授认为,国内高中教学对盲人来说,内容难,题量大。相比之下,英文盲文摸起来要容易得多,而英美国家普遍给盲人考生在考试中延长50%的时间。

就算最后考不上,也要捍卫自己和其他盲人参加高考的法律权利。”普通高考排斥盲人由来已久,改革呼声日益高涨李金生遭遇的情况,究竟是个案,还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呢?经过互联网搜索,竟找出一年来数十条有关盲人无法参加普通高考的新闻报道。12月3日,央视新闻频道曾播出一段新闻,盲人公益人士王瑞在教育部门前举牌呼吁,教育部门应依法在普通高考中为盲人提供盲文或电子试卷。在获知李金生报名被拒的消息后,王瑞失望地说:“上周末教育部刚刚披露了高考改革方案的信息,这个改革应该是促进教育公平的,现在却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人难以接受。

峰铁 鲍曼 谷县

上一篇: 小学英语远程继续教育培训心得

下一篇: 陕西师范远程幼儿教育数学答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9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