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圣火教育怎样修改个人信息


 发布时间:2020-10-21 21:16:58

合肥市某考试中心的工作人员孔某某,利用职务之便,两年时间里先后向相关社会培训机构出售考生的个人信息41万余条,从中牟利57万余元。近日,合肥警方历经2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成功破获此案。孔某某和两名社会培训机构负责人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2014年11月3日,合肥一权威机构的考试中心

一名在案的培训机构负责人称,通过这种方式,他每年的招生量能增加25%。被告人称,其利用赶集网、58同城发帖出售这些信息。《法制晚报》记者日前发现,这两个网站仍然挂着收购北京学生、家长信息的帖子。截至记者发稿时,赶集网上的帖子已检索不到,但58同城上的帖子仍在。案情揭秘信息来源 在教育机构私自拷贝根据海淀检察院指控,2011年至2013年,曾先后在培训学校和教育公司担任职员的李光多次利用工作便利,私自拷贝复制公民个人信息200余万条。

遗憾的是,我国关于保护个人信息的规定散见于多部法律中,如宪法、刑法、侵权责任法等,而且多是以保护个人隐私、通信秘密等形式出现。这一方面可操作性不强,另一方面也不符合互联网时代的信息保护需求。无论怎样,一部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理应不再是镜中月水中花。显然,多数考试时,都会有“集体性信息泄密”的传闻,这必然属于“情节严重”的侵犯个人隐私的行为,对这样的行为,必须在民事与刑事两个方面求解。一方面,给予被泄密者的民事补偿应该涉及;另一方面,对于泄密者的刑事责任也不能忽略。而这,不仅要有法可依,更要有法必依。不能让信息泄密“年年有今日”,相关部门的行动,的确应快马加鞭了。(龙敏飞)。

其中关于短信或电话的内容,“卖答案”有48篇,46篇涉及院校招生广告,16篇是培训机构推销,5篇是改分数或志愿。这些报道还有一个共同点:在提及事件处理的进展和后续时,大多数不了了之。不是没有人想对考生个人信息泄露的源头问责,江苏汇商律师事务所律师吕剑峰就是其中之一。2010年6月,吕剑峰报考了清华大学的公共管理硕士(MPA)。与众多考生一样,此后3个月里,他开始频繁收到“卖MPA答案”的短信。吕剑峰认为,短信针对性极强,很可能是报名时个人信息遭到泄露。

既然没有任何信息,那么快递员怎么送件?“这是一套网络操作系统,寄件人只要登陆服务网站,将个人信息填好,然后把含有二维码的快递单打印出来贴在要寄的物品上,然后交给快递员即可。”金雨雷说,这些信息统统包含在二维码里,这样快递员就就看不到你的个人信息,那么个人信息也就不会被泄露。既然地址没有显示在单子上,那么快递员又如何准确无误地将快件送到呢?金雨雷说,送件的快递员只要用二维码扫描仪一扫就能获知地址,在二维码中还会出现收件人的姓氏,这样能准确无误的将物品与收件人对上号。

然而,与考生信息泄露不断见诸媒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相关案件只见报案、调查,少见查处、惩戒和结果公布。这不仅使考生及社会各界疑窦丛生,也使这些全国性考试的组织者形象二次蒙羞。治理考生信息泄露并非无法可依,而是有法不依。我国在保护个人信息方面相继出台相关司法解释以及《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等法令规章。特别是一些全国性考试的相关信息还涉及《保密法》管理范畴。不管考生信息泄露是家有“内鬼”所致,还是遭受黑客攻击,考试主办方和办案机关都应下大力气揭开真相,挖出灰色利益链,还考试严肃形象以清白。严肃的国家考试制度不容铜臭玷污,痛击考生信息泄露,依法严惩害群之马必不可少。在依法查处、惩戒泄露“元凶”的同时,也应高悬问责之剑,严肃追究失职、渎职考试主办方的法律责任。在这次全国银行业专业人员资格考试的考生信息泄露中,主办方中国银行业协会承诺“将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论”。我们拭目以待。(张钦)。

网络运营者发现儿童个人信息发生或者可能发生泄露、毁损、丢失的,应当立即启动应急预案,采取补救措施;造成或者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立即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并将事件相关情况以邮件、信函、电话、推送通知等方式告知受影响的儿童及其监护人,难以逐一告知的,应当采取合理、有效的方式发布相关警示信息。网络运营者停止运营产品或者服务的,应当立即停止收集儿童个人信息的活动,删除其持有的儿童个人信息,并将停止运营的通知及时告知儿童监护人。

冯艺田 剧短 连麦

上一篇: 小学生居家安全教育观后感

下一篇: 三峡大学科技学院办学性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1225